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雁过留声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作业展示>>评论性作业
  发表日期:2007年7月11日      作者:040213 沈丽民   编辑:etwxying   有6831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新闻内容
 

现代童话中狼形象的剖析

 

   内容摘要本文主要针对童话中狼形象所传达的意义,旨在结合现代童话和传统童话的对比分析,梳理童话中狼形象的发展,并在此基础上探讨狼形象的稚拙及人类社会与狼之间的关系。全文从以下几方面进行论述:1、结合童话史概述狼形象的发展;2、分析现代童话中狼形象所传达的意义:(1)狼形象的稚拙;(2)人与狼,表现野性与自由。

关键词:现代童话,狼形象,稚拙,自由

 

Content vbstract:Significance the main body of a book is communicated mainly specifically for children's stories is hit by the wolf image institute, aim at modern children's stories of union and tradition children's stories comparative analysis, comb the childish clumsy relation discussing the wolf image in children's stories on development of wolf image, and here basis between reaching human society and the wolf. Full text is in progress from several

aspect of the following comment that:

1, summarizes development of wolf image combining with children's stories history;

2, analyses significance communicated by modern children's stories middle wolf image:

(1) wolf image childish is clumsy; (2) people shows wild nature and liberty with the wolf,

Key words: Modern children's stories , the wolf image, are childish clumsy , free

 

前言

文学里的的确是非常值得探讨的一个意象。狼来了的传统寓言告诉我们,狼从来就是我们对自然保持恐惧的一个象征之物。鲁迅小说《祝福》里,祥林嫂在精神上遭受的最沉痛打击,是她的儿子阿毛被野狼吞吃。以这样的方式丧子,最容易让人产生内心的惊惧。而绝大多数童话里的大灰狼,又是一个贪婪、自私、丑陋的形象,它侵略、失败,再侵略、再失败。然而进入作家创作童话阶段以来,现代童话中狼的形象也日趋个性化。狼形象从单一的类型化走向浑圆丰富的多元化,从动物走向个性儿童化,从象征着邪恶势力走向象征自由野性的意义。

 

狼形象的发展

童话是儿童文学最早的体裁之一,也是儿童文学中作品数量最大,也最受小读者欢迎的传统形式。童话总是处于不断发展的进程中,概括起来,童话的发展先后经历了传统童话与现代童话两个阶段。传统童话主要指民间童话,现代童话主要指创作童话,或叫文学童话。无论是传统童话,还是现代童话,都有大量的狼形象出现,但是狼的形象却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其发展的历程大致如下:

民间童话中较早出现狼身影的代表性作品是英国的《三只小猪》,故事说:三只小猪离开老母猪后自寻活路,第一只小猪造的是草房子,第二只小猪造的是树枝房子,第三只小猪造的是砖头房子。后来狼来了,它们都躲到房子里去。狼推倒了草房子,第一只小猪逃到了第二只小猪的房子里,狼又推倒了树枝房子,第一只小猪和第二只小猪逃到了第三只小猪的房子里。砖头房子很坚实,狼推不倒,后来狼从烟囱里爬进第三只小猪的家,被小猪设计掉进锅里烫死了。狼想用阴险的计谋吃掉小猪,结果被聪明的小猪智斗致死。故事通过一系列对狼动作的反复述说将狼写成贪婪奸诈的形象。但这里的狼只有一些简单的动作描写,而在俄罗斯民间童话《狼和七只小山羊》中对狼的描写就较之具体,略微涉及到声音粗糙、黑爪子这样的外貌形象。

较早对民间童话进行改写的是贝洛他根据当时流传于欧洲的传统故事改写了八篇童话和三篇童话诗,其中《小红帽》就是其中一篇。在最具典型的童话作品《小红帽》里,狼的骗术高超了许多,它先是在路上骗得小红帽外婆的住址,提早到外婆家吃了善良的老妇人,然后扮作慈祥的祖母,模仿祖母说话的声调来欺骗小红帽。最后被狼吞掉的小女孩又从狼的肚子里爬出来,这一切当然是虚构的。比起《三只小猪》中的狼,他狡猾了许多,他学会了同小红帽辩解,但是最终凶狠的狼还是被樵夫砍死了。这里对狼的描写稍微具体了,狡猾,凶狠,故事对狼的性格用形容词下了定义,并且在狼与小红帽的对话中对他的外貌形象有所涉及,我们可以看到狼的胳膊粗、腿粗、眼睛大、耳朵大、牙齿大这些特征。在中国民间传说《狼外婆》中也有类似讲述。

在上述几个例子中,狼总是扮成善良的角色,或伪装成弱小动物的朋友,或伪装成善良的人形,为的是实现它吃动物吃人的目的,但最终被对方识破。狼的形象主要体现在他的凶残狡诈贪婪的性格上,他的下场都是在与小动物或与人斗智的过程中失败被杀,这样的狼给人一种可怕的印象。他虽然能说话,但他没有名字,没有具体的外貌描写和心理刻画,可以说他只是纯粹的动物狼——凶狠残暴,食人食弱小动物。此类童话中遵循的是恶有恶报,正义一定战胜邪恶,狼一样的坏家伙一定会得到惩治。深层次地说,狼在这里只是一个符号的象征即凶残性格的代表。

经过漫长的童话发展,童话进入了作家创作阶段,狼形象在作家笔下日趋丰满,出现多样化的性格。在现代童话中不难看出,也有凶残性格的表现。如《2005中国年度童话》中有一篇《画狼》,《没有尾巴的狼》中的第一个故事《秃尾巴狼与狐狸尾巴》等都有提到。

20世纪的童话创作领域,出现了儿童化的狼形象。虽狼各具个性,他们的外貌、心理和性格都独具特色,但他们的相同点都隐盖了狼的动物习性而带上孩童的天性,表现得天真、善良、稚拙、博爱,通过以下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形象是具体而丰满的,他们在作品中是作为各自不同的独特个性而存在的。

日本儿童文学作家中山李枝子的《不不园》第五章《大狼》。作品中的大狼即使肚子饿得发慌也不吃脏孩子茂茂,怕吃了肚子要疼,于是他想把脏孩子洗干净了再吃,他慌慌忙忙,辛苦忙乱了一阵后,结果还是因为跟孩子们说出要吃他们,而被小朋友们抓住,送进动物园去了。这里的大狼已经不可怕而是可笑的傻狼了。这里采用了茂茂的泛灵视角来看待大狼,大狼虽还有吃人的本性,但作品却出现了爱卫生的狼的形象。大狼的形象也很具体:有外貌描写“一身红毛衣”、“三角眼”、“瞪得圆溜溜的”,有心理描写“大狼心想:‘这么脏,可不能马马虎虎吃下去呀!我要是吃了这种脏东西,准得肚子疼!”此童话中的大狼极富个性色彩,准确地说简直就是一个稚拙的个性孩童形象。

中国作家王一梅的童话《大狼托克打电话》,童话中的大狼托克的电话是13749,没有一个数字是连着的,也没有一个数字是重复的,所以朋友们都记不住,他的电话也就一直没有响过,一个守侯在电话机旁的儿童形象跃然纸上,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使用这个电话:“别人不给我打,我就给别人打。”在电话里知道了朋友们的难处后,第二天就冒着雪天的寒冷,给熊送汉堡,给鸟妈妈送自己舍不得盖的被子,陪榕树说话,给小雪送滑板。装了电话没人打来,就自己找电话本来打出去,而且想要别人记得,一个一个重复着号码13749,明年再联系,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的形象出现在读者的脑海里。另外大狼托克也已经变成了一个舍己为人,乐于帮助朋友的孩子了。

再看中国作家汤素兰的童话《笨狼的故事》,故事中塑造了一个可爱的狼形象,笨狼是一只笨得可爱的小狼,是一只和人类一样过现代生活的狼,他要吃饭、穿衣、住房子、开汽车还要进城逛街。他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单纯爱幻想,爱动脑筋搞发明却弄巧成拙,也常常做傻事、闹出种种笑话,显得滑稽却又笨得讨人喜欢。这里的笨狼除了在外形上体现实质上的狼的特征外,实际上已经完完全全是一个现代生活中的人,一个稚拙的幼童形象。

从以上童话可以看出,作品中的“儿童化”的狼形象并非自然界中的本来面目真正的狼,作品一般都具喜剧效果,洋溢着幽默与轻松的艺术氛围。

 

二、现代童话中狼形象所传达的意义

                (一)儿童化的狼形象:儿童文学稚拙美的体现

稚拙,是儿童文学天然拥有的美学语汇和艺术特质。[1]稚拙是幼稚而拙朴的意思,是生命初始的感性特征。对于稚拙美,《美术辞林》里如是说:“原始时代的美术即为具有稚拙的形式者,但其稚拙可以使人唤起真挚与纯真的感情,故能给人以一种美感。” [2]如此看来,原始艺术是稚拙的,它唤起的是人们真挚与纯真的审美情感。因此,稚拙美就是以幼稚而拙朴的形式表现了一种原始而又纯真的感情的艺术形式。李长禄在《论三峡民间美术的美学特征》中将稚拙解释为幼稚、笨拙,而方卫平在《儿童文学教程》下的定义是幼稚、拙朴。两者对“拙”的解释看似不同,实际并无差别。《现代汉语词典》中“拙” 的解释是笨拙,即不聪明,不灵巧。儿童的“拙”是由于其神经系统尚未完全发育以及对社会认识尚浅造成的能力有限,通常表现为质朴、纯真。因此,“笨”是“拙”的原因,而“朴”则是“拙”的表现。稚与拙是幼儿心智未开发时固有的天性,“大体来说,儿童是最美的。一切个别特殊性在他们身上好象还沉睡在未展开的幼芽里,还没有什么狭隘的情欲在他们心中激动。”儿童文学中的稚拙美是对儿童的天性的升华,不是愚昧无知、呆头呆脑的表现,而是纯正的质朴,作家灵感的闪现。

儿童文学的稚拙美表现在内容上,也表现在形式上。[3]从内容上看,主要表现为儿童心理、生活中的稚拙情态和心态。从形式上看,儿童文学作品的文字、语言组合、叙述方式的变化等都可产生稚拙美。《笨狼的故事》不管是内容上还是形式上,无限真实的生活在作者的精心加工下,一种幼儿独有的童真、童趣便跃然纸上,字里行间都充溢着稚拙美。这部作品中我们绝不会联想到“狼外婆”或“大灰狼”,在这里狼是一个可爱的形象,打破了人们的思维定式。

《笨狼的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只笨得可爱的小狼,实质上代表了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形象。和所有处于这个年龄层的孩子一样,语言最具特色,在陈述一件事时,往往说不清楚。故事刚开始,妈妈气呼呼地一个人走了,可怜的爸爸追的时候没系鞋带,结果把腿摔断了。笨狼把爸爸送到医院,直嚷“摔了一跤,摔伤了,医生快来呀!”(《笨狼是谁》)从这句话里,我们可以体会到笨狼当时的急切心情,一着急,笨狼就忘了一个关键要素,究竟是谁摔伤了呢?这就是孩子的特点,表述不完整。当青蛙大夫询问笨狼摔了哪儿时,笨狼的回答是“我只看见左脚踩了右鞋的鞋带,倒下去的时候,右脚又踩了左鞋的鞋带”。这个回答明显是答非所问,而且在表述上颇显累赘,虽然表达并无错误,但听者的感觉必定是云里雾里。儿童的语言表达能力尚不成熟,不能抓住关键要素简要陈述,所以在表达上必然会有些含糊不清。但正是这种含糊,构成了儿童身上非常可爱的一面。

另外,在形象的塑造上,笨狼身上我们可以找到孩子们共有的缺点。孩子不会收拾自己的东西,经常把玩具扔得东一个,西一个的。笨狼也有这样的坏毛病——乱扔衣服,“床底下有五只袜子,但都不能配上对;在大衣柜里找到了一只鞋,好不容易在厨房的地板上找到了另一只,不过挺可惜,两只鞋都是穿左脚的”(《倒霉的一天》)。食物对孩子的吸引力是极大的,笨狼自然也抵挡不住“吃”的诱惑,在算数课本上的香蕉、苹果、大鸭梨的引诱下,笨狼美美地来到了学校,和其他孩子一样会问“为什么不是真正的苹果呢?”结果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上学》)。他又道听途说地以为聪明兔买了一罐咖啡,早早地“准备好咖啡杯和小勺子,烧好滚烫的开水”,吞着口水等着聪明兔请他过去喝咖啡。得知聪明兔买的只是一罐油漆时,笨狼失望得差点要掉眼泪了。当聪明兔答应漆完了栅栏去买咖啡后,笨狼“马上帮聪明兔漆栅栏,油漆刷子舞得像飞一样”(《都准备好了》)。贪吃是孩子的天性,他们又是那么单纯,一杯咖啡就足以使笨狼的心情从低谷到巅峰,一个活灵活现的幼童形象呈现在我们面前,孩子的生命特质在他的身上获得了完全地展示与发挥。

小笨狼天真稚拙的想法和行动代表了许多孩子纯真的满怀期待的梦想。家里装了电话,按了门铃,打电话请朋友来玩。“敲门不算,得按门铃,我的门上新装了电子音乐门铃了。”(《电话和门铃》);聪明兔不肯借笨狼图画书看,为了不让他知道是他拿了,在桌子上留了一张字条,“……也没有把桌上的图画书拿走。证明人:笨狼”(《聪明的小偷》);没人敢和小刺猬玩碰碰车,也没人和他一起玩,笨狼用红红的大钳子把小刺猬满身的刺一根一根都烫卷了。(《快乐的星期天》);笨狼在自动扶梯上大声命令他停下,扶梯根本不理他,于是跟扶梯比,笨狼跑下一级,扶梯上升一级,真是狼狈。(《进城历险》);天气一天天冷了,为什么不能像花背鸡孵小鸡那样多孵几个小太阳呢?(《孵太阳》);冬天堆完雪人了,笨狼请朋友们吃雪糕,可摆在大家面前的却是一杯杯冒着热气的牛奶和小木片,原来笨狼“怕大家吃凉东西肚子痛,就把大雪糕煮熟了”(《煮雪糕》)。

和其他文学类型一样,构成童话世界中心和主体的,也是人物形象。“童话是人以及人与世界关系的富有诗意的幻想”。[4]总结童话形象的基本类型,根据其表现形态的不同分我超人体童话形象,拟人体童话形象和常人体童话形象三种。

其中拟人体童话形象在童话中最常见,是运用拟人手法,将人类以外的各种有生命或无生命的事物人格化以后形成的。在这种童话里,主人公经常不是人,它们不仅有生命,而且有思想,有感情,有性格,能像人一样说话、行动,也可以与人相处和交谈。拟人体童话中的人格化的角色,并不等于生活中真实的人。他们具备了人的某些特点,但仍然保留物的许多属性,既是人又是物。拟人不仅不能违反所拟之物的原来特点,而且要照顾到物与人以及其他物指间原有的关系,和支配他们的自然和生活规律。

在安徒生的童话里,天鹅、鸭子都可以讲话,但都没有违背原有的性格和特点。如果说在《画狼》里兔子打败狼,吃掉狼,就没有说服力,儿童就不会相信,这个童话就失去意义了。五六岁、十多岁的孩子对于动物特别感兴趣,他们对动物常常有另外的想象。一到动物园可以看到许多小孩,站在笼子外不肯离开了。他们对于动物有特别的爱好,往往觉得那些动物跟他们的关系密切,认为他们也会讲话,也会做事……儿童的思维方式带有童话的特点,在生活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幼儿拿玩具当伙伴,与猫、狗等动物说话,他们把自己天真的思想感情注入到周围的有生命无生命的事物上去,所以童话里描绘的种种人格化的事物都使他们感到亲切。列宁曾说:“儿童的本性是爱听童话的(任何童话都有现实的成分)——如果你给儿童讲故事时,其中鸟儿、猫儿不会说人话,那么儿童们便不会对他发生兴趣。”

由此可见,狼形象从动物狼到儿童化的狼的变化是适应了儿童的心理的。儿童最喜欢有拟人特征的被驯服的动物,不喜欢有危险性的动物。狼自然被列为不喜欢的动物之一,它对人有危险性,在传统童话里,狼向来是人类的敌人,我们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里,大都含有对狼的恐惧和仇恨的。进入作家创作文学阶段,狼在童话中还是较常见的,现代童话赋予狼儿童的天性,开始出现天真的狼、稚拙的狼、有爱心的狼等等,狼形象从扁平单一的凶残邪恶、贪婪狡诈类型化走向浑圆丰富的多元化,从动物性走向了个性儿童化。总的来说,狼形象中的儿童化最多的表现为稚拙。

从以上的多个故事中可以看出,只凭有限的知识和简单的逻辑去思考,孩子们自然会力不从心,会做出一些在我们成人看来是很幼稚可笑的背理反常的举动孩子所特有的稚拙,如果他们也能以严谨的逻辑去思考问题,那么上述笨狼所做的“蠢事”便不存在了,笨狼也就没有故事可以与大家分享了。

稚拙之所以是儿童文学天然拥有的品质,与儿童文学的读者群——儿童是密不可分的。正是儿童的生活天然稚趣,反映在文学作品中,形成了儿童文学的稚气、简单、强烈的主观性,表现出特有的稚拙感。

                 (二)多样化的狼形象:人与自然和谐的呼唤 

    贾平凹在《怀念狼》的后记里是这样说的:正因为狼最具有民间性,宜于我隐喻和象征的需要。怀念狼是怀念着勃发的生命,怀念着英雄,怀念着世界的平衡。”同样在童话里的也承担起自由、“野性”、独立英雄的精神意义,现代童话中狼以它自身的独立性的方式进入了童话,狼性本身以及它与人性之间对比关系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体现。狼,一直被误认为以食为天,以杀为天,显然都不是,无论是食还是杀,都不是目的,而是为了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由、独立和尊严。

在童话阅读中,孩子可以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体验新鲜的感受,品味丰富的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尽情释放自己的心情。孩子们从作品中认识许多东西,知道许多事情,懂得许多道理,但他们不仅要知道孩子自己的事情,也要知道大人们的事情。他们要了解全部的生活,要了解整个世界。把儿童文学局限于反映儿童生活,只会堵塞住儿童文学从广阔的生活中吸取养分的源头,使之逐渐枯竭,从而也严重削弱了儿童文学的教育力量。

现代童话中注入了不少现代因素,由于社会文化的影响,童话表现主题出现多元化。中国作家童话《国王和狼》反映的是环境问题,讲述了一个年轻的国王继承了他父亲的草原,及草原上的牛羊与狼群。当他戴上王冠的那天就听到狼群袭击牲畜的消息,其实狼只在饿的不行的情况下才会吃牧人们养的牛羊。于是国王就认为是狼破坏了草原上的安宁和幸福,决定必须彻底消灭狼,而且他也这么做了。几年过去了,牧民们骨瘦如柴,牛羊也瘦弱了。一直找不到原因,直到国王掉进陷阱,不经意进了兔子王国。原来在草原上狼是兔子的天敌,狼灭绝了,兔子大增,牧草被收拾的精光。可是狡兔有三窟,比打狼更困难,最后只得进口一百只狼,之后草原又有了安宁、富足、欢乐和幸福。在这里让人们认识狼、认识狼的生存环境,了解狼这种动物的习性以及它们在大自然中的生存规律,这对我们认识自然、尊重自然、保护自然和改造自然都是十分有意义。这类童话之所以值得关注,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地球环境的日趋恶化,许多物种濒临灭绝,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正在失去生态平衡,所有这些已经对人类构成严重威胁。正如曹文轩先生所言:“反省中的人类重又渴望小鸟如飞临青枝一般飞临肩头歌唱,马鹿共饮一瓢清水甚至与狼共舞于荒漠沙丘的往日时光。这是人类对自身及所造成的恶劣自然环境的深刻反省和对生存日益艰难的动物的温柔致意,对地球生存环境与状态的思考。《2003年度中国最佳童话选》中有一篇名为《城市里的狼》就有这么一句“草原被毁了,家没了……”[5]

《城市里的狼》中的老狼被关在笼子里“你以为这里好待吗?没有自由,没有尊严,甚至我们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随着人类社会的文明化,狼的野性在逐渐消失,自由自在生活在大自然的狼屈指可数。城市里的狼,来自北方,来自大自然的野性的狼无法在城市中生存,先是被当成狗饲养,再是被动物园的人发现关进笼子,最后这只可怜而孤寂的狼,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亲爱的朋友,被单独关在笼子里,从此生活失去色彩,生活毫无意义,没过多久,城市里的狼孤独的死去了。许多年后,狼只是标本了,还在叙述着古老的童话,“那是大灰狼,能吃小孩子,可吓人了……”它依旧是大人教育吓唬孩子的那个可怕的形象符号。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原中……”随着嘹亮的歌声《北方的狼》来到南方,和南方的狼为爱情展开了斗争。表面上,南方的狼胜利了,它用阴谋战胜了北方的狼,北方的狼掉进了猎人的陷阱,要被送到动物园。没有自由它生不如死,北方的狼死了,是它心爱的姑娘让它死,“没有了自由,还活着干什么?”“让我死吧!让我死吧!”[6]北方的狼狂躁的用头猛撞铁栏。这个童话杨红撄一改她柔美温情的童话风格,写出了狼的勇敢、力量。

在希腊,神话中的盖世英雄安泰,英勇无敌,但他一旦脱离了生他养他的大地母亲盖娅,就失去了一切的力量。同样生活在草原上的狼,失去了自由,那么它就等于没有了灵魂。向来自由问题是哲学的中心问题之一,在《马克思的自由观》的前言中有定义自由的概念,“人在世界中的地位,人能否做自然、社会以及自己命运的主人等,都有一条红线贯穿其中,这就是——自由。”[7]马克思认为所谓自由,首先是人的实践活动,其次才是意识。童话中的狼,实质上就是一个人,他有活动,有意识。在人们呼唤自由的时代,狼教会了人类很多东西,智慧、勇敢、顽强、忍耐,热爱生活、热爱生命,永不满足、永不屈服,并蔑视严酷恶劣的环境,建立起强大的自我。

 

 

 

 

注释:

[1]黄云生:《儿童文学教程》,浙江大学出版社,1996年12月第一版,第24页。

[2]何其昌:《美术辞林》,转引自周澍晖《论绘画艺术中的稚拙美》,河南大学研究生硕士学位论文,第2页。

[3]方卫平 王昆建:《儿童文学教程》,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第8页。

[4]麦克斯·吕蒂,张田英译:《童话的魅力》,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5、96。

[5]姜宝凤:《城市里的狼》,《2002中国年度最佳儿童文学》,漓江出版社2003年1月版。

[6]杨红樱:《优美童话卷》,《北方的狼》,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7月第一版。

[7]陈刚:《马克思的自由观》[M],河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4月第一板,第1页。

 

参考文献

[1]汤素兰:《笨狼的故事》[M],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1998年9月第一版。

[2]黄云生:《儿童文学教程》[M],浙江大学出版社,1996:22-28.

[3]李泽厚:《美的历程》[M],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1:1-78.

[4]方卫平 王昆建主编:《儿童文学教程》,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5月第一版

[5]杨红樱:没尾巴的狼》[M],作家出版社,20045月第一版。

[6]《儿童文学论文》[G],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19812月第1版。

[7]杨红樱:《优美童话卷》[M],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7月第一版。

[8]姜戎:《狼图腾》[M],长江文艺出版社,2004年。

[9蒋风:《儿童文学原理》[M],安徽教育出版社,1998年。

[10]施文青:《沈石溪动物小说的审美价值》[J],语文周刊2001[6]

[11]陈刚:《马克思的自由观》[M],河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4月第一板。

[12]马亮静:论沈右澳动物小说中野性的呼唤[J],龙岩学院学报,第23卷第4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7-2008 [教科学院精品课程儿童文学网站]  教科学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TED新闻 制作:TED
页面执行时间:46.875毫秒 [后台管理] 

当前在线:0
COPYRIGHT 2006-2008 TED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tedxxzj.cn/